阿富汗反恐任務之省思 ( 李黎明 ) 壹、前言        阿富汗的反恐作戰與政策,可以歸結到兩個主要面向予以觀察。其一,在美國主導的全球反恐戰爭中,前「塔利班」政權對「恐怖組織」賓拉登的袒護,導致阿富汗 成為此一戰爭的核心地區,同時也直接形成以美國主導的阿富汗新的政治權力結構;阿富汗的反恐行動,自然是以美國的全球戰略與戰術思維為政策方針。     其二,阿富汗部落軍閥之間長期的權力競爭關係,即使在前蘇聯於一九八○年代入侵之後,也從未中斷。此一歷史現象,可能緣 賣屋於種族差異、宗教派系不同、與周邊 國家種族的複雜交錯,以及本國土地廣袤、貧瘠、發展落後諸因素有關。因此,阿富汗反恐政策的執行,不僅是美國或全球性反恐政策的單一因素所影響,更大的成 分來自於國內的歷史因素與權力分配所影響。貳、遭受恐怖組織威脅的主要原由    恐怖組織的攻擊行動,基本上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為目標。在以美國為首的全球反恐戰爭中,這個目標自然趨於複雜化。恐怖組織在阿富汗的行動,除了是對抗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目的之外,對於阿富汗政 裝潢權的攻擊尚基於如下的原因:    卡札伊(Hamid Karzai)政權的軍事力量有限,難以憑武力控制全境。「阿富汗國民軍」、「阿富汗國民警察」重建進展緩慢,截至二○○五年,政府軍只有二萬六千人,警 察為五萬人,且人員素質低落、缺乏現代裝備。預計至二○○九年底,才能完成對武裝力量的訓練與裝備。政府現況實際管轄地域,只有全國面積的十分之一,以及 人口的五分之一,即使在首都喀布爾,政府也難以維持其安全秩序,卡札伊總統且多次遭到自殺炸彈襲擊。    反之,塔?售屋網Q班雖遭受美軍在二○○一年的重創,但近三萬人的作戰主力全部撤退進入阿富汗東、南部,藉以保持實力;塔利班且獲得巴基斯坦激進組織、基地組織殘 餘,以及中亞恐怖組織各約數千人的支援、中東某些組織的資助、並從毒品販賣中獲取資金。二○○五年二月,原塔利班的國防部長對外宣稱,他們將戰鬥到最後一 滴血。除了塔利班扮演主要反政府力量之外,尚有來自巴基斯坦、烏茲別克和車臣地區,並在塔利班隊伍中擔任各級副職的激進分子,把阿富汗視為「聖 戰」(Jihad)的戰場。參、反恐政策制定與作為    依 買房子據二○○一年聯合國的《波恩協定》,國際社會應全力協助建立軍警部隊,最終獨立負責阿國安全。目前,則由美國領導的聯軍在該國的南部和東部地區對反政府 組織進行掃蕩。聯軍尋求擴大其進入阿富汗省份的活動以達成其對安全的需求,並經由「省重建小組」網絡加以支援。北約領導的「國際安全援助部隊」的目標,則 在於進入並擴大在阿富汗北部、西部地區的掌控。    二○○八年四月三十日,美國國務院公布了《二○○七年國家恐怖主義報告》,報告中陳述了截至目前美國官方觀點的阿富汗反恐政策與行動作為。報告指稱:恐怖 保濕面膜 主義已經不僅是阿富汗身受其害,它已經蔓延至整個區域的面向,因此,必須從區域合作戰略的途徑來解決;他並建議這個問題的進行必須從阿、巴之間的聯合和平 會議著手。    阿富汗致力於以聯合武力、平民、非政府組織等團體之間的合作,在反政府的自殺攻擊中,努力建構一個以有效的強制性法律機制為基礎的穩定、民主以及寬容的政府。阿富汗政府優先致力於「加強和平與和解計畫」的努力,俾能徹底根除由於經濟以及社會因素導致的恐怖主義。    自二○○五年三月迄今,阿富汗政府執行早先的「解除武裝、復員、重建」計畫,以及?裝潢慁簹滿u遣散非法武裝團體」計劃,總共在六十二個行政區內遣散了一六一個非法團體與三萬六千件武器。    領導對抗恐怖主義戰鬥的「多國聯合特遣部隊」,將此種任務轉移給「國際安全援助部隊」,後者的手段與方法,包括了軍事性的同步使用陸空武力攻擊,以及非軍 事性民間管理的支援重建與發展,以對抗恐怖主義、激進主義以及那些企圖破壞政府體制者。日漸增強的「阿富汗國民軍」,以及「阿富汗國民警察」在與美國通力 合作下,在整體行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不過,阿富汗政府也提出了一項構想:國防部長瓦爾達克要求阿富汗人、巴基 西服斯坦人以及外國軍隊在伊斯蘭激進分子據為大本營的阿巴邊界,建立一個被授權在此邊 界進行兩側作戰的聯合軍事武力,以捕捉在此區活躍的恐怖分子。瓦爾達克指稱,這項意見為代表美國、阿富汗以及巴基斯坦三方所組成的三邊委員會在一兩個月前 所討論的決定。然而,巴基斯坦軍方似乎並不熱中於此項建議。肆、反恐作為實際之成效    阿富汗政府在遏制塔利班的恐怖活動方面,沒有足夠素質與數量的軍警部隊,也難以自主性的擬訂符合國情的政策,只能依據美國領導的多國部隊以及北約軍隊的政策方針。同時,國際力量都不願對其真正的需要作出實際的努力。    在 房地產美國亟欲退出,以及阿政府自身乏力的情勢下,對於反恐行動均構成信心上的衝擊。另一方面,毋庸置疑的是,塔利班與基地組織的實力並未減弱,媒體也盛傳阿 富汗政府內部官員有人支持塔利班武裝分子;也許由於阿政府領導人體悟到應從根本上解決國內動亂,促使政府採取懷柔策略。但從實際情況與官方數據觀察,阿富汗的恐怖組織與反政府暴亂行動,與「九一一」之前比較,顯然已經由阿富汗為中心轉變為向周邊境外擴散而為世界或區域性的暴亂行動。伍、結語    媒體稱西方學者已經開始反思,「反恐」是一場戰爭還是一種常態,恐怖主義是不當政策引發還是時代特徵?西方國家可能不認為自己的政策 會場佈置需要改進,在全球潮流下,普遍也都缺少社會性的反思。    阿富汗恐怖暴亂的主要的根源之一,仍在於內部權力分配的不平衡,而美國的意願及能力則限制於外在形式上的軍事目標之達成。因此,阿富汗反恐政策與目標之達 成,必須考量內部癥結與需求,從國家繁榮與安定的基礎上,安排各軍閥之間權力的再分配,組成以阿國國家利益共識為基礎的權力架構,始足以消除阿富汗境內反 美意識為基礎的恐怖行動。( 本文由李黎明博士寫作,刊登在青年日報全球戰略觀察專欄,2009.1.2,版7 )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裝潢  .
創作者介紹

宙品企業有限公司

tq76tqnv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